當前位置首頁 > 行業資訊 > 企業專訪 > 正文

“齊魯工匠”濰柴王樹軍:打破國外壟斷神話

發布日期:2017-05-11 來源: 風機產業網 查看次數: 307
核心提示:為弘揚工匠精神,展現新時期齊魯大地產業工人的新風貌,山東省總工會集中開展了“齊魯工匠”選樹工作。現在首屆“齊魯工匠”名單已經揭曉,他們高超精湛的技藝和敢為人先、精益求精的敬業精神,為提升山東制造的國際影響力和知名度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濰柴王樹軍濰柴王樹軍,就是這樣一名“齊魯工匠”。國產發動機技術,距離世界高水平還有多遠?在重型

  為弘揚工匠精神,展現新時期齊魯大地產業工人的新風貌,山東省總工會集中開展了“齊魯工匠”選樹工作。現在首屆“齊魯工匠”名單已經揭曉,他們高超精湛的技藝和敢為人先、精益求精的敬業精神,為提升山東制造的國際影響力和知名度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  濰柴王樹軍

  濰柴王樹軍,就是這樣一名“齊魯工匠”。

  國產發動機技術,距離世界最高水平還有多遠?在重型柴油機領域,可以自豪地說,我們已經和世界最強者站在同一水平線上。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柴油發動機企業,就是總部坐落在山東濰坊的濰柴集團。濰柴動力自主研發生產的排氣量10.0升的WP10系列重型柴油發動機,已經連續多年保持銷量和市場保有量雙料世界第一的桂冠。

  認真工作

  WP10系列重型柴油機,世界級的產品,要有世界級的加工裝備做保障。濰柴動力一號工廠最核心的設備,就是德國原裝進口的海勒柔性數控加工中心。雖然早在2005年就已經投入使用,但直到今天它們依然在全世界處于領先地位。現在一號工廠的生產線每90秒就能產出一臺發動機,生產效率竟然是德國設備設計能力的兩倍。直到現在,德國的生產商也沒弄明白,中國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  濰柴動力一號工廠維修組長王樹軍說:“畢竟是一個工業上的差距,我估計他們覺得中國人吧,有很多東西就跟掌握不了一樣。包括2005年設備安裝調試的時候,隱約就能感覺到他們就有這種想法。”

  一號工廠副廠長侯永剛告訴《調查》編輯,我們安裝調試完這個海勒線不長時間就出現了一個問題,就是夾緊盤漏油。進口的東西你看不見,沒接觸過,不知道里邊是什么東西。

  如果把整個數控加工中心比作一個人,那夾緊盤,就好比是這個人的手,負責抓緊正在加工的零件。手出了問題,工件的質量自然無法保證。請德國人來修,將會耽誤兩三個月的工期,生產損失不可估量。自己修,德國方面又有嚴格的技術封鎖,沒有提供任何有用的圖紙。就在這關鍵時刻,王樹軍,這個在當時還只是一個默不起眼的維修鉗工,站了出來。

  工作中的王樹軍

  王樹軍說,“也有想試試的感覺。就跟領導說,不行咱們自己試試。同意的話咱們肯定會辦,不同意就算了。反正是早晚你要面對,咱們自己的東西,不可能永遠依賴外國人。”

  王樹軍將要面對的這個對手非同小可。這個粗糙的鐵件,是WP10發動機氣缸蓋的毛胚。從數控加工中心走一趟之后,它就會變成一個精密的成品缸蓋。中心的四個圓孔是氣門孔。氣門孔的直徑、切孔表面的平整度,孔和孔之間的距離這些關鍵的數據,加工誤差都被控制在兩絲以內。機械行業講的一絲,就是一毫米的百分之一。百分之一毫米是個什么概念?我們用百分尺測量了成年男性的一根頭發,直徑是7絲。要想戰勝精密的進口裝備,必須拿出更加精密的作戰方案。

  王樹軍說,剛開始老外光說里邊的固定螺栓很多,你拆的時候一定要注意。最后我們才發現,有兩個拆裝孔,從外表你根本就看不出來。我們那里邊有一個很精密的圓光柵,它那兩根連接螺栓就是M4的兩根,很小。假如這兩根你沒有發現的話,再吊的話這個圓光柵就損壞了。不但白勞動了,而且是罪人了。

  經過三個晝夜地不懈努力,王樹軍終于找到了漏油的罪魁禍首——一個看似貌不驚人的圓形鐵片。這個鐵片,實際上是一個中空的油缸,系統通過一個極其隱蔽的小孔以200公斤的壓力為油缸供油,通過控制這個白色塑料條的伸縮,來實現為整個夾緊盤剎車的功能,控制的精度,可以達到千分之一度。也就是說,它能讓整個夾緊盤在三十六萬分之一圈內停止轉動。這個油缸所使用的鋼材,國內至今無法攻克,焊接更是無從談起。王樹軍咨詢各路專家后,創造性地通過浸滲法解決了燃眉之急,而就在這一閃念間,這個維修鉗工竟然破解了德國制造商從不外傳的秘密。

  互動交流

  王樹軍介紹說,千分之一分度的工作臺,再一個是主軸,再一個是自動換刀裝置,這是他們的核心,其余的再保密的話,也沒有什么保密的價值了。當時這個東西,往大了說就是打破了他們的壟斷。當時他們絕對是壟斷。

  在王樹軍眼里,這套德國原產設備已經沒有秘密。但王樹軍并沒有滿足,一個更大膽的想法閃過他的腦海,改造德國原始設計,根治這套設備的頑疾。光柵尺就好比是整個加工中心的眼睛。比如數控指令要求刀頭前進一毫米,可刀頭到底有沒有前進一毫米呢?加工中心就全靠這個眼鏡來確定。光柵尺鋁制的外殼內,封裝著一把玻璃制成的尺子,尺子上刻度的精度達到千分之一毫米。系統通過用激光讀取尺子上的刻度,達到對機械的精確控制。光柵尺整體的工作原理,有些類似于一臺影碟機。這是一臺極致精密的儀器,工作的環境也要求極致清潔。即使一個PM2.5顆粒的進入,都會覆蓋尺子上兩個以上的刻度。

  王樹軍說,光柵尺大部分都位于加工區嘛,加工區里面的環境肯定是達不到它理想的狀態。再加上它設計上確實也存在一些缺陷。那時候我們做過統計,我們一共是12臺海勒的加工中心,直線軸的就三十六只光柵尺,每年要換四十多只,也就是說,要把所有的換一個遍。

  一只光柵尺的采購價格超過人民幣一萬元,更要命的是,尺子一出問題,整條生產線的加工精度就無從保證,停工維修一天的損失遠遠不止一萬元。經過深入細致地研究,王樹軍發現了問題的根源——一個旋轉的分油裝置。

  按照德國的原始設計,加工中心用到的所有的油路和氣體管路都會集中到這根鋼軸里,通過鋼軸上的小孔分配到機器的各個部位。其中就有一路壓縮氣體專門分配給光柵尺,用于吹走光柵尺內部的灰塵。這路氣體的壓力只有兩公斤,而與它相鄰的一路潤滑油,壓力高達200公斤。把它們分隔開來的,卻只是一個小小的橡膠環。

  王樹軍介紹,它的油壓太高,200多公斤,這個密封一旦磨損的話,很容易就串進油來,跟著這個氣體就進到光柵尺里邊了。很容易把讀頭的內部電路給燒壞,這是它最主要的一個原因。

  要發現這樣的設計缺陷,王樹軍必須對整個加工中心有細致入微的了解。一旦具備這樣的能力,修改缺陷反倒成了手到擒來的事情。王樹軍在主軸之外單獨為光柵尺安排了一路壓縮清潔空氣,之后的四年時間里,廠里的任何一只光柵尺再沒出過任何問題。那到底王樹軍到底有怎樣的天賦異稟,能屢屢攻克難關呢?

  打破國外壟斷神話

  王樹軍1997年從濰柴技校畢業,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,就是在濰柴的老車間維修老式的機床。2005年,公司引進海勒生產線的時候,從各個車間招募維修能手為新項目保駕護航。那時候,王樹軍已經31歲,不要說維修,就是數控機床的使用他也只是一知半解。

  王樹軍說,尤其是加工中心,你只懂機械這一塊,只懂電氣這一塊,你想獨立處理一個故障,比較難。它需要一個綜合性的,不光是機電這一塊。我個人感覺的話,編程是比較難的,它是比較專業的,尤其是一些代碼。

  在王樹軍的家里,我們看到了這樣一張大紙。它幾乎可以繞王樹軍小小的書房轉上半周。紙上密密麻麻地記滿了數控機床的代碼,這是王樹軍從十幾本資料里總結出來的精華。

  依靠精益求精不斷鉆研,在數控機床領域終于獲得精深造詣,王樹軍打破了國外的壟斷神話。

網頁評論共有0條評論

冰球简笔画